复旦大学mba孙龙:MBA是一种投资而非救命稻草

复旦大学mba孙龙:MBA是一种投资而非救命稻草

时间:2020-03-24 05:40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项目副主任 孙龙

孙龙: 复旦 MBA 香港班目前开班最大的问题不是人的数量问题,而是当地学生太少,我们在香港开班并不希望全部都是在香港工作的大陆同学。

李丽娟:不希望是指比如从深圳或大陆过去的同学 , 换而言之也就是香港本土的更合适?

孙龙:也不是说不希望,我们很乐于增进大陆和香港土生土长本地人的沟通,这也是我们战略意图之一。但目前大陆申请人数超过香港当地人数,这些申请人绝大多数是大陆到香港工作的,让我们感到跟在香港开设 MBA 课程的初衷有所不同,所以就招生生源问题需要再斟酌一下。

李丽娟:如果复旦 MBA 香港班按期开班是在今年 9 月份?

孙龙:对。

李丽娟:那是通过复旦运作还是合作伙伴学校?

孙龙:合作伙伴香港学校主要运作,我们复旦会做一些辅助工作。

李丽娟:除了香港,还有在其他地区开班计划吗?

孙龙:目前大陆地区 MBA 没有开异地班的计划,香港的 MBA 教育在不断国际化,在香港开 MBA 班会是比较不错的尝试

李丽娟:今年考生情况怎么样?

孙龙:今年考生整体素质非常的好,从整个考试的结果来看, 复旦 今年的考生整体的考试情况要比去年好,从我们面试过程中来说,面试官在整个筛选后也感觉今年考生质量非常高,应该来说对于这个结果我们比较满意。

李丽娟:如何评定考试成绩好和面试情况也比较好的情况,有时候考试成绩好我们就会想是不是意味低龄比较有优势?

孙龙:总体而言,自从复旦推出全面预审以后,在 2012 年做了一项考生非常欢迎的改革,就是在原先的全面预审的基础上,规定除了在背景审核当中拿优秀在面试当中如果表现又很突出的同学能拿到 C 线,在职业跑道的中段位未达到高段,背景审核下来良好,面试表现非常优异的也给予 C 线。当然如果背景和面试均为优秀的同学,甚至 C 线两年有效。此次调整深受高呼,从整个 MBA 申请人结构里面,原来有些学校一直说考生低龄化的趋势,实质上从我们角度来看,刚推出预审的时候,整个筛选标准会传递给考生所谓的高龄化趋势信息,但是通过 2012 年政策改进,背景良好的学生也可以拿到 C 线,整个生源结构就比较理想化,所以我们这两年一直维持在在职 MBA 班平均工作年龄 7 到 8 年,全日制班工作年龄 4 到 5 年的样子,我们认为这个结构合理化的。

李丽娟:也就是申请人的平均的工作年限?

孙龙:对,这个阶段的学生,比如说 7 到 8 年工作经验 part-time 的学生,当然也有非常优秀年轻的同学进来,整体学生他们在学习交流过程当中相互受益匪浅。而平均工作 4 到 5 年确实是比较适合全日制申请人,作为更高的职业希望,如果要做跳跃式的发展,可能 5 年左右工作经验的同学是非常合适的。所以就我们目前的学生年龄结构还是总体满意的。

李丽娟: FT 最新的排名对咱们招生很有帮助吗?

孙龙:看到 FT 的最新排名非常高兴,我们 full-time 排进前一百这是意料之内的事情,这也是学院在走国际化过程当中可能走到这个位置。因为我们去年已经拿到 EQUIS 5 年认证,国际化认证基本已经做的非常好了。接下来第二年肯定要部署排名,因为 FT 排名是 part-time 和 EMBA 先排, full-time 是后排的,只是两张问卷发出时间段不一样而已,学院下一步将国际化部署,会把我们所有的项目逐步推到 FT 排名里面去。 full-time 排名前一百,再接再厉;中文授课项目在所有中文 EMBA 里面排第一,更是值得骄傲。这意味着会是激励我们不断前进的良好开端。

李丽娟:只是这个阶段被加了一个标签了?

孙龙:对,这样有助于考生大概了解这个项目是在国际化中的水准,毕竟我们全球现在超过上万所大学提供 MBA 项目,光中国本地我们就有超过 236 所,全日制排名非常激烈,在竞争激烈排名里面能够进入全世界前 100 ,假设拿一万所学校来说,其实它已经排到前 1% ,我们是全世界前一百的项目,这个确实让人骄傲。包括我们在非常精英化的组织内,可能它的非常精英会员也要超过 1000 家,这个里面我们做到前一百,体现的就是复旦 MBA 的价值。因为这个排名是第一年排,很多方面还没有被 FT 的排名所反射出来, FT 排名相当于一面镜子,我们照一下这个镜子以后,还是要沿着我们自己培养理念往前走,因为这个镜子只照出了你的一部分,不能因为这一部分天天打扮这部分,其他部分你就不看了,我们是做一个全面发展世界级的项目,它是肯定各个方面都要包含到,我们在照镜子时哪一块都不能差,其他方面也要兼顾好,这样项目在未来才真正具有全球竞争力。

李丽娟:我看其中有两个指标都非常好,毕业后三个月内就业率,还有一个是薪资的涨幅。

孙龙:从这一点来说,完全体现出全日制项目的价值。全日制项目相对于 part-time 项目,效果更为显著,就在于它的国际化理念,因为我们是全英文教学的项目,学生又是 full-time 就读,对国际化资源有很多接触的机会。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在职业上跳跃式发展的方式。

李丽娟:您刚刚提到 4 到 5 年的学生希望跳跃式的发展?

孙龙:针对在 full-time 项目里的同学,我们可以确信的说,只要进了复旦 full-time 项目的门槛,他在两年学习之后会有一个非常跳跃式的发展,从数据里面现在也得到证实。

李丽娟:现在也有一种现象,你提出工作情况不是那么好,我特别希望我有一个改变的契机,很多人他会把这个认为现在 MBA 是我一个改变的契机,有的人甚至我辞职了我专门就来考 MBA ,这种现象您怎么看?

孙龙:我觉得这个是道和术的关系,职业发展是一个道,参加任何的学习都是一个术,你如果道不清楚,你自己目标都不清楚,你就是去参加再好的项目,哪怕刚巧你各方面都非常好进入这个项目,其实对你未来发展不见得起太大的推动。我觉得对于 full-time 同学来说,我们做了很多场飞行面试,我们在宣讲项目之前一定会先谈及职业发展,为什么要谈职业发展,是因为 MBA 是辅助他职业发展的,如果你把职业发展放在一边,直接去看项目说我拿到一个文凭,我一定会有一个好的职业发展,事实并非如此。为什么进入到复旦的同学,他们最后有一个非常好的发展,是因为他在进来之后已经仔细梳理过,在学校两年过程中,我们有很强大职业发展部门,不断给他做个人测试,帮他配置校友导师,然后行业里面的人大家坐下来坐圆桌,不断做这种职业的课堂,一步一步让他明晰自己职业发展方向,结合 MBA 学到的知识,未来有一个非常好的职业发展。不要把 MBA 当救命稻草, MBA 它绝对不是一根救命稻草,如果你把 MBA 当一根救命稻草这是一个赌博行为,赌博和投资是天壤之别,赌博的意思所有的事情只要我拿到了学位,我未来就会迎刃而解,一帆顺风。但是投资的心态是说,我要把我有限的资源放到我认为它能够在未来给我带来回报的方面,这个方面对于项目来说当然就是教育和个人的发展,未来我可以预见到这个投资会给我带来某些方面的回报,这个是投资,赌博和投资是有根本概念上的区别。有些同学心态上面会觉得我就要赌这个项目,我只要挤进来我未来一定很好的,这种是一种赌博心态。从我接触下来的很多媒体上面,包括讨论当中就会觉得很多同学其实是赌博的心态。据我了解跟他们坐下来一点点的谈,飞行面试过程当中,有些同学可能没有申请我们的飞行面试,我们也会给他一些机会做一个深度的谈话,包括今年我们会把飞行面试可能做的更加彻底,就是说你不参加我们飞行面试,反正我们已经到了那儿了,你也可以过来跟我们预约,大家一起聊聊职业发展的课题,圆桌也好、一对一也好都可以。其实只有当你跟这些同学去深聊了,他们倒也没有那么急功近利,只不过他们很迫切的愿望是想改变目前的状态,你说这种改变的愿望是急功近利吗?我觉得他们是一群有梦想的年轻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这个梦想在他表达出来的时候,当然是非常强烈的,跟梦想越强烈的这些年轻人坐下来聊完,他就越有改变的动力去学习吸收各种各样的知识。我觉得不要一梆子打死梦想,有些同学可能会上来就问我未来会怎么样,那说明他有一个很强烈的动机,我们要坐下来再看看,这个同学到底是什么样一个看法,再给他戴这个帽子会比较合适。

李丽娟:很多人急于改变,但是我很茫然,我不知道途径,比如说这是一个很好的途径,那我可能用这个途径来解决。

孙龙:还是由于信息不对称造成的。如今信息渠道非常畅通,我们有腾讯的门户、教育频道、腾讯微博,复旦 MBA 项目还开通了微信发布的渠道。既然有那么多信息渠道,我想提醒所有的申请人应该具备收集和整理素材的能力,这其实也是很多商学院非常看重的能力。他如果具备这种能力,把信息收集起来、整合起来,就会知道接下来如何行动,可能就不会显得那么盲目和急功近利,他更该多想一想,怎么样到达目标,而不是仅仅停留想象。我们曾经有这样一个形容,同学大都会看到对面纷扰富丽堂皇的城堡,但城堡前面还有一道鸿沟,当悬崖摆在他面前,他却少谈到悬崖,这就是我们现在学生的问题,他对崇敬、梦想都不是问题,只是要看到评估你的能力走到对岸去,这才是你现在要做的事情。

李丽娟:针对考生很用感情?

孙龙:这是切身体会,我们几个做招生的老师真的是有这种切身的体会。

李丽娟:去年咱们飞行面试去了多少城市,接了多少通知?

孙龙:我们去年安排了十场飞行面试,后来有一两场做了合并,比如说在广州有一些同学从深圳过去,第二场又从广州到深圳。我们总共面试了不到一百位同学,总体来说上海对于他们吸引力还是非常大,我们深有感受,也从这中看到了申请者对我们工作的认可。我们到现场跟同学讲述现代 MBA 教育的方式,一方面会吸引一些非常优秀的同学留下来申请复旦 MBA ,即使申请别的学校,他也会意识到中国 MBA 教育已经发展到一个新的水平。借助这样的机会,告诉他现在中国有一批非常优秀的 MBA 项目,异常难得。我们看到现在也已经有部分学校逐步开展飞行面试,做异地宣讲会,是非常良好的趋势。其实就是应该把像中国 MBA 最 TOP 学校发展水平的项目信息,告诉上海、北京、广州以外的同学,他们之前没有接触过那么多,因此我觉得面对面的了解和上网的了解还是有较大意义区别的。

李丽娟:同学在现场就说没想到真的通过复旦的面试?

孙龙:会有,他是没想到,我们也没想到。我们去年在合肥进行一场飞行面试,合肥是安徽省,有个同学从郑州飞到合肥,因为没有在郑州设点,他乘交通过来要 4 、 5 个小时,后来我们还是安排了异地面试。面试老师和他聊下来以后觉得非常棒,这学生有思想,工作经验、管理经验也相当丰富,他需要的正是一个发展和学习的平台。他非常希望能在上海这样的中国金融和经济中心城市学习和发展,哪怕同于他的异地学生学完以后,他方向还是再回到家乡,相信也能在他的空间或者土壤中充分发挥和发展,他相信到上海学习会受益终生。

李丽娟:飞行面试在商学院立一个专有名词了?

孙龙:对,好像目前只有我们在用。

李丽娟:商学院都会说我们目前还没有飞行面试,或者我们准备要有飞行面试,这已经是一个专有名词了,咱们面试过程中直接告诉同学你拿到哪个线?

孙龙:这倒没有。复旦整个面试过程比较严谨,我们在当地做完面试以后,需要把学生材料和面试当中记录拿回来,跟我们录取委员会做讨论以后,再给出结果。但是很快,一般来说飞行面试结束以后一两周他就可以拿到结果。

李丽娟:去年飞行面试中有多少同学拿到?

孙龙:最后筛选下来大概是 20 多位。

李丽娟:拿到预录取的资格?

孙龙:对。

李丽娟:去年整个面试中间一共有多少同学拿到预录取的资格,这个拿到 C 线有多少?

孙龙:这个问题其实非常敏感,很多考生想知道,复旦一直没有明确的公布 C 线、 B 线、 A 线的比例,是因为我们不希望这个比例的数字误导同学。 C 线、 B 线、 A 线 对于复旦来说是一个基准线,就好像说我们在河道里测水位,这个水位的标尺是不变的,你不能说我今天水大我把警戒水位望上拔一拔,这个警戒水位就失去了它的作用。复旦在长期预设录取标准,最早采的时候我们采用分级制,就是 ABC 三条线,最早是按工龄分这也是复旦最先创造录取的方式,这种分级的方式通过这么多年的积累,我们手头有非常丰富的数据,我们在背景审核的时候设定水位线,不管大年小年这个刻度是固定的,今年水满出来多一点,我们给到 C 线多一点,今年水少一点我们 C 线少一点,不会随着当年情况做大幅度的波动,这样才能维持公平。因为你要考虑的不光是年和年之间,我们一年当中三次预审,我不希望因为每个人拍脑袋的决策或者一群人拍脑袋的决策,导致第一轮和第二轮、第三轮拿到 C 线同学他的机会不均等,复旦非常重视这个问题。我们觉得设立这样一条基准线是比较合理,这个基准线其实是公布的。比如说在背景审核当中,我们现在是拿到 60 分,它就是到了优秀的阶段,如果背景审核当中拿到 50 分以上他就是良好,在通过面试,面试我们就会给面试的结果,老师会给他结果优、良还是一般。

李丽娟:自己就可以评估出来。

孙龙:对,他自己就可以评估出来,所以我们一直和同学阐述不要管比例,而且我从复旦角度来说我们不会公布比例,就是担心误导,我们内部知道每年比例都会有变化。

李丽娟:我很担心如果小年你们招不够怎么办?

孙龙:应该不会。对我们而言,报考复旦的优秀同志还是很多,更何况就复旦目前来说,能够培养的人才真的非常有限。目前中国还是缺乏高端人才,我们院长常说他认为在未来三到五年之内复旦培养总量应该再翻一番,也就是到我们现在差不多每年招 500 左右,至少要到 800 ,复旦才能配得起作为顶尖商学院社会责任,才能更好的对国家教育负责。这个数字当然是通过跟美国顶尖商学院做比较而定的。所以就目前招生情况来看,每年申请人的数量和素质我们其实觉得还是非常好的,只是我们每年也会为进不来的同学遗憾,因为毕竟名额有限。

李丽娟:咱们工作越做越细,我看中心人员没有明显增加?

孙龙:这是两方面,任何工作它有经验的积累过程,只有积累以后才会存在可能发挥的空间。一方面复旦在整个商学院里面,我们的同事是最勤奋的,用我们陆院长的话说,我们学校当时用三年内完成两个认证,而别的学院或者国外学院可能五年才完成一个,两个认证是十年,我们却在短短三年把认证工作全部顺利通过。道理很简单,陆院长带头每天工作到晚上 11 、 12 点,只要他给我们所有副院长发邮件,在晚上 11 、 12 点副院长们都马上会答复。有这么一位院长,有这么一套领导班子,在这样的工作状态下面,不管从领导到下面的老师到同事都非常努力,工作时间也比别人长,包括我们行政人员同样没有寒暑假,才创造出复旦今天的劳动成果。

李丽娟:你是职业经理人还是管理 MBA 的教授?

孙龙:不要把管理项目人分成这两类,这个分割其实是不科学的。因为如果让一个做学术的老师,他把做项目的时间精力投入进去,他其实就是职业经理人,没有分别的,我们以前也有好几届项目主任都是教授兼的。从某种角度说,有学术研究背景和没有学术背景的人来做项目的行政工作的根本区别,可能还是有一点。我们工作当中非常依仗有学术背景的老师给我们一些方案,教育内容不是一种纯经营性东西,说手把手带着你做两下就出来了,很多理念性的东西还是依仗于有学术背景的老师,他们自己做研究、自己做学术,打个比方我们教育的团队他们把握学术道德和整体实质的方向,如果全部交给职业经理人来运作整体项目,包括课程设计,很有可能像国外商学院会偏向非常急功近利的做法。复旦之所以你来能感受到一种气氛,包括我们院长一直在外面讲学院要沉得下来,要容得下一张安静的书桌,教育要回归本质,可以商业化不能商品化,类似这种做法。因为他们个人有这种学术道德规范约束,对学术本质有一些理解,和纯商业化还是有区别的。在平时,包括我个人都非常敬佩那些有学术背景,同时又愿意投入精力到我们管理的老师,我知道商学院这样的老师不在少数,非常尊敬他们,包括和同行交流,我也敬重他们。不得不承认,他们也需要一个非常强有力职业经理人的团队,才能够快速实现他们的良好理念,这方面复旦做的非常好。

李丽娟:配合非常好。

孙龙:平常组织一些活动打打羽毛球、乒乓球比赛,也有党支部活动,老师们非常和谐。

李丽娟:现在有这个话题的一些探讨,大家后来说是不是引入职业经理人还是现有的教授管理这个项目好?

孙龙:其实教授应该发挥他的作用,引领学术和项目的理念,培养体系,产品核心的设计和研发部分,这个产品其实包括授课,包括复旦做的周边 MBA 价值最大化一套理念的东西,这些教授们都可以出谋划策,执行需要的是专业化的团队会比较快速,比较有保障,比较可持续。

李丽娟:结束了。

孙龙:你问的那几个问题是大家讨论比较激烈,现在也到了一个时间点。

李丽娟:您说的非常好,我觉得每一段都可以起一个小标题。